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位置:演员生活 > 海南印象歌舞团里的年轻人[组图]
海南印象歌舞团里的年轻人[组图]
南海网 http://www.hinews.cn  2011-12-28 来源:海口网 作者:吴开诗

海南印象歌舞团里的年轻人[组图]

     海口网11月30日消息(实习生 段烨 记者 吴开诗)每次《印象海南岛》演出结束后,在印象剧场门外,总可以看到几个穿着演出服的演员们在与游客合影。其中,记者注意到了这样一个身穿红色岛服的年轻男孩,他头戴一个笑脸头套,时不时摆出一些夸张、调皮的动作,在游客身边蹦来蹦去,逗得游客们都抢着与他合影留念,他的名字叫钟跃伟。

钟跃伟

  钟跃伟现在是海南印象歌舞团里的一名普通舞蹈演员,因为擅长写歌和喜欢唱歌,在团里已是小有名气的“情歌王子”。工作中,他除参与大型实景演出《印象海南岛》太阳伞、印象大海、印象沙滩、印象椰子、印象水男孩等舞蹈外,还有一个特别的任务,就是在演出谢幕后在印象剧场外与观看演出的游客合影。

家庭不幸,学着坚强

  钟跃伟是澄迈县仁兴镇下领村人。从他开始记事起,父亲就一直吸毒,有时还贩毒,常常在外游荡,从未尽过当父亲的责任,不但不关心家人,还肆意挥霍,没有让幼年的钟跃伟体会到任何一点父爱。母亲也因此而改嫁,离开了这个家,把他和哥哥留给了爷爷奶奶抚养。

  在采访中,钟跃伟的亲戚叹着气,向记者回忆道:“他爸再婚后不久,因吸毒过量去世了,就只有他奶奶疼他,到外做工的时候都带着他。” 那时,真正让他体会到家庭温暖的人,是他的奶奶。

  提到奶奶,钟跃伟为记者讲述了他最近写歌的一段插曲:“我写了一首歌送给我的奶奶,歌名叫做《生命带不走的》,这首歌我已经改了很多很多遍,我希望把最完美的一遍唱给我最亲爱的奶奶听,虽然她已经离开了人世,但是她教给我的人生道理我会永远记得——人可以悲伤,但是不可以悲观。”

怀揣梦想,奔赴他乡

  在钟跃伟生活的那个小村庄里,一直有着“先成家后立业”的思想,身边的人都希望他在家里种地并早日结婚生子,可是,这与他从小就怀揣的音乐梦想发生了很大的冲突。他一直想学习专业的音乐,想成为一名原创歌手,想出去打拼赚钱报答奶奶。他对音乐的渴望,对梦想的执着,最终让他选择了奔赴他乡。

钟跃伟在宿舍练琴

  2004年4月24日,天刚蒙蒙亮,他就瞒着家人拿走了家里的一袋大米到市场上去卖,赚取一些到海口的路费。

  钟跃伟回忆着那天离开家的情景:“我还记得那袋大米卖了87块钱,到海口的时候就仅剩下50了,刚到海口的那一刻,心情很复杂,有些好奇,有些欣喜,也有一点恐惧。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城市的样子,没有见过这些由钢筋混凝土建成的高楼大厦和立交桥,更不懂坐公交车。”

    他不断说服自己,这样做不仅可以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,还能在海口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音乐事业,让奶奶过上好日子。那时,对于身上仅有50元钱的钟跃伟来说,心里最着急的就是找一份工作把自己养活。于是他找了一份可以包吃包住的工作,去做一家餐馆里的厕所清洁工。尽管每天工作都很累,但是他从来没有忘记到海口的奋斗目标。

穿着演出服的钟跃伟

  2008年6月24日,他听说了《印象海南岛》在招舞蹈演员,于是就马上报名应聘,虽然当时这份工作的工资只有600多元。

  “我之前在饭店打工时,在空余时间里自学过街舞,当知道自己被录用后真的是兴奋极了,不管工资是多少我都愿意去。那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在印象歌舞团里,可以遇到很多搞艺术的和喜欢音乐的人,大家一定可以聊得来。”钟跃伟告诉记者。

    印象歌舞团里,像钟跃伟一样怀揣着梦想到海口打拼的年轻人还有很多。

  在蓝色的板房宿舍里,一位穿着个性,戴一副红框眼镜的年轻人正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时尚服装图片,每一张图片他都要花几分钟时间看,而在他旁边,堆着的是一叠厚厚的时尚杂志。

何仁弟

 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说:“我叫何仁弟,我是08年第二批来到歌舞团的,我的经历要顺利一些吧。我喜欢时尚的服装,喜欢服装搭配,那时到海口就想从事跟艺术有关的工作,正巧遇上这边招聘。我们的演出从舞台、服装和灯光效果都非常的精致和漂亮,给了我很多美的感受和对美的认识。”来自屯昌的何仁弟常常自己琢磨时尚照片中的服装搭配,自学服装设计,他还利用业余时间为提高自己而做一些努力:“我白天有空就去参加创业培训,多学点东西为以后做打算,也想充实自己的生活。”

穿着演出服的何仁弟

执着音乐,满怀希望

  和其他团员一样,钟跃伟在进入印象歌舞团后,就开始了紧张的排练工作,常常冒着风雨,顶着烈日进行练习,一遍又一遍地学习和熟悉演出中的每个动作。此外,他还利用空余时间继续自学音乐,每天早晨他都会早起到附近酒店的花园里唱歌,但每次都被酒店的保安赶走。有人夸他执着,而更多的人是讽刺他,可他从未放弃心中的音乐理想。现在酒店的小门锁了,没办法再进入,他就到宿舍旁的工地去练歌,一练就是一整天。

  说到写歌,钟跃伟还谈了自己学音乐的一些感悟:“我平时喜欢唱的歌都是自己写的,我会把我所经历的、体验到的用歌表达出来。”

钟跃伟在海边练歌

“我也喜欢音乐,常常自己写歌,不过和他们不太一样,我们还要回学校上课,所以创作的时间也比较少。” 一位来自琼台师院的大二学生小龙向记者介绍。据了解,印象歌舞团里的成员除了向社会招聘,还面向学校招收一些兼职的学生。

  小龙说:“我白天一般是在学校里上课,然后写歌,整理乐队内务。我现在是一名师范生,毕业以后可能会做一名小学老师,我喜欢音乐,热爱音乐,不管以后是否当老师或是从事其他的工作,我都会一直把我的音乐写下去。”他抱着贝斯,时不时拨弄琴弦,弹着刚写好的曲调。

为梦想奋斗,向快乐出发

  钟跃伟在海口奋斗的七年里,做过厕所清洁工、饭店服务生、传菜员、酒楼领班,一直到现在的歌舞团演员。随着生活慢慢稳定下来,他就用余下的钱去买书学音乐,有时还去上音乐培训班,学习乐理知识。

  “我想好好学写歌,好好练歌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原创音乐人。”钟跃伟边说边翻着最近买来的一叠乐理书和琴谱。

在印象歌舞团的宿舍区,随时都能感受到一股青春活力的气息,团员们都相处融洽。“我们团里的人都很乐观、很快乐,不管是来自农村还是城市,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,大家都互相尊重,非常友好,这也是我喜欢这里的原因。”歌舞团里,一位来自陵水的19岁女孩黄亚娇笑着向记者介绍她的团员们。

黄亚娇

  在采访中,歌舞团里的人这样评价她:“阿娇有着韩红一样的嗓音,她唱歌真的很美,很有原生态的感觉。”黄亚娇也是独自一人从陵水来到海口打工,她从小喜欢唱歌,放牛时,她就坐在牛背上唱歌,全村的人都能听到,并夸她是个唱歌的好苗子。

在家的时候,她常常参加市里、县里的唱歌比赛,还赢得过一等奖,奖杯一直被学校保存在校长办公室里。她的父亲为给他提供学唱歌的条件,攒了几个月做农活的钱为她买了一个小小的录音机,她就跟着录音机自学。“我现在在印象歌舞团工作,一方面赚钱是补贴家用,一方面也在苦练唱功啊。”黄亚娇带我们来到了宿舍区附近的海边。

黄亚娇在海边练歌

    记者看到,就在她站的那座残破的大桥的另一边,有一块像小舞台一样的空地,亚娇说着就跑上了“舞台”高声地唱起了《请到天涯海角来》。

与生命抗衡,要活出精彩

  在《印象海南岛》演出结束后,记者采访了一位游客,她说:“演出非常精彩,特别是那个会发光的鞋,很可爱,还有水男孩的演出也很震撼,在来旅游前就听朋友说过,这次来海南旅游,也是冲着这个表演来的,演员们真棒。”

  在整场表演中,演员们的舞步配合着音乐、光影和变幻的舞台效果有节奏地摇摆,为观众带来一次次的惊喜与震撼。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,《印象海南岛》的演员们每天下午6:30开始就要到剧场准备演出道具和服装,然后一直忙到晚上10点左右。而就在那些给观众带来欢笑与鼓舞的节目中,歌舞团的演员们偶尔也会受一些小伤,比如在太阳伞节目中,推伞时如果不小心会擦破脚踝,而在光电鞋的表演中,要是碰到有水的地方,鞋子漏电可能会使在舞蹈的演员轻微触电。此外,在《印象水男孩》和《印象红色娘子军》两幕中,舞台上的水几乎淹到肩部,在最近冬夜渐寒之时,冰凉的水直接接触皮肤,很多演员也因此而感冒和发烧。

怀揣音乐梦想的年轻人:钟跃伟、黄亚娇、何仁弟

“其实也还好,只要小心一点就行了,我不会因为这点困难就放弃这份喜欢的工作的!”一位演员在演出结束后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,很多演员都来自海南农村,他们出来打拼不仅是为了自己,也是为了家人,他们几乎每个月都要给家里人汇一些钱,帮家里分担一份责任。在白天没有排练的时候,一部分演员就会出去做一些兼职,钟跃伟也不例外。

 

版权:海南印象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地址:海海南省海口市滨海大道160号印象剧场
电话 0898-60898888 传真 0898-68703893